找回密碼 注冊

健力寶創始人李經緯去世 他跌宕起伏的商業命運

來源:創業邦| tzb 發表于 2013.4.24| 點擊數5129

2011年11月2日,李經緯接受了人生最后一份判決書——佛山中院對李經緯涉嫌轉移國有資產案進行一審宣判,有期徒刑15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15萬元。這對古稀之年的李經緯已是不可承受之重,奈何時間早以磨平了這位曾經叱咤江湖的企業家的霸氣和雄心。2002年,63歲的李經緯因涉嫌轉移國有資產6000萬元被有關人士檢舉后,以“涉嫌貪污犯罪”被捕。2009年9月3日,李經緯出庭受審。

與褚時健、倪瑞峰同名,1984年,李經緯創建健力寶品牌。此后的28年間,這個企業家的跌宕起伏的商業命運和另外三個商界著名的男人緊緊聯系在一起,李寧、張海、吳曉波。

李寧

李經緯對李寧有知遇之恩,《南方人物周刊》的文章《李寧:最偉大運動員到90億身家富豪》采訪曾經披露過如下細節:

1989年,面對廣西體委副主任和國家體操隊教練兩個職業選擇時,(退役后的)李寧投奔了李經緯。李經緯讓他做特別助理,主管宣傳公關。他策劃了一次成功的廣告片,極富沖擊力,親自出演并重金投放在央視,效果非常好,帶動了銷售額大幅上揚。

李經緯給了他一個機會去建立屬于自己的獨立王國--“李寧”品牌,理由是愛國。李經緯因為體育營銷而聞名,他的最初宣傳口號是讓中國運動員喝自己的飲料,現在他告訴李寧:你要讓中國運動員穿中國人生產的運動服。

眾所周知,1994年,在股改專家劉紀鵬的幫助下,李寧明晰產權,脫離了健力寶。

李寧從沒有在公開場合評價過李經緯,這次采訪的支言片語略有描述:

李寧不愿意在媒體面前談李經緯,但有一次,他和朋友約好了在北京談事情,見面前一天,朋友收到了短信:李經緯突發腦溢血,我得陪他,三天內不會到,抱歉。

“說一說李經緯吧,沒有他也許你不會走上經商的道路,外界說現在是你在照顧他,是這樣么?”“有機會我們私下說。”

張海

28歲的張海無疑是李經緯命中一劫,他苦心經營的健力寶品牌最終葬送在張海手里?!賭戲餃宋鎦蕓?011年的文章《悲情李經緯》曾經有如下的描述:

1997年,38層高的廣州健力寶大廈落成,李經緯按計劃把公司總部遷到了廣州。那一年,健力寶的銷售額超過了50億。據稱,健力寶大廈的建造并沒有通過三水政府的批準,非常高的造價更是有轉移資產的嫌疑,當然,更致命的是,這件事確實牽動了三水市政府敏感的神經:總部搬到廣州,是否意味著這株搖錢樹將從自己的土地上“遷走”?

1997年秋天,健力寶在香港上市的方案行將通過時,三水政府卻拒絕批準。一怒之下,李經緯放棄上市。此后,矛盾浮出水面。1999年,三水政府大換屆,一些與李經緯有交情的老官員全數退休或換崗,健力寶開始風雨飄搖的日子。一度,李經緯想以4.5億買下政府所持的健力寶股份,但遭到否決。

2001年7月,三水市政府為健力寶召開轉制工作聯席會議,市委、市政府領導全數到齊,每個與會的官員一一表態,結果90%的人主張賣掉健力寶,并且不能賣給李經緯團隊。幾經挫折,健力寶賣給了一個叫張海的人。

在簽約儀式上,李經緯默默地坐在會場的一角,難掩一臉的落寞神情。第二天,他“含淚仰天,不發一語”的照片出現在媒體上,觀者無不為之動容。簽約儀式9天后,李經緯在家中突發腦溢血。

擅長資本運作的張海隨后上演的“鬧劇”將一家30億元銷售收入的飲料公司拖到谷底,吳曉波的《大敗局》中曾經評價:就財務而言,擅長資本運作的張海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把1億元的首付款給“消化”掉。而從日后的事態發展來看,從來沒有實業運作經驗的張海團隊絕沒有長久經營健力寶的打算,誰都看得出來健力寶是一個被人為糾紛折騰到谷底的優質公司,只要能讓其在市場上重振雄風,就一定可以賣出一個驚天好價格來。所以,張海后來的所有舉措都是以此為邏輯起點的??上?,他對品牌經營和實業運作實在太沒有經驗了,以致隨意揮霍,暴殄了天物。“法師”張海在健力寶的所有經營決策,都可以一言以蔽之:步步臭棋毀天物。

吳曉波

在李經緯案件久拖不決的糾纏中,商業評論家@吳曉波是“特赦李經緯”的最強力支持者,在其作品《大敗局2》和《激蕩三十年》的時候,對健力寶和李經緯做了最為詳盡的梳理,他認為"企業家原罪是制度性原罪,李經緯入獄,是中國改革史上的一個遺憾。在健力寶的國有企業產權改革過程中,李經緯與地方政府進行博弈,并最終政商關系破裂。"

在李經緯2011年被一審判決后,吳曉波對李經緯所代表的那段“國退民進”的歷史評價如下,

沒想到,時隔多年,舊案重提,竟是如此判決,實在讓人無語問蒼天。從本質上看,李經緯案件是中國在企業產權改革過程中政商破裂的結果,這并非個案,如華晨的仰融、紅塔山的褚時健、科龍的潘寧,都因為此種原因黯然離場。他們的悲劇都是時代的悲劇,最終卻要個人承擔沉重的責任。

1998年正式開始的“國退民進”運動,旨在通過國有企業產權的重組與清晰化,來增強企業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的競爭力,國有資本從競爭性領域逐漸退出,經營者被允許以各種方式購買企業的資產。當時與健力寶一時的知名企業,如聯想、海爾、春蘭、科龍、TCL等都試圖進行產權改革,李經緯所為也是建立在這個大背景下。畢竟作為企業的管理者,如何提高效率,增加收益,并給管理層和員工以回報是其分內之責,他尋求可行的路徑,當屬無可厚非。

在這個過程中,李經緯沒有處理好與當地政府的利益分配,是他最大的失誤。從當地政府的角度來看,他們對李經緯產權改革的方案有異議也可理解,畢竟健力寶的發展壯大有賴于當地政府的支持,而且健力寶是當地最大的稅收來源,一旦產權改革后,健力寶轉變為私人企業,政府的收益將大打折扣。而之后李經緯操之過急,意氣用事,導致雙方相持不下,最終毀掉了健力寶這家企業。

但是作通盤考量的話,我們會發現這場產權改革最大的問題在于,作為國有企業最重大的戰略調整,“國退民進”一直沒有形成一個全國性的法制化改革方案,使得整個過程充滿了隨機性和偶然性,一些國有企業被很輕易地出賣給了個人,另一些產權改革行為卻要承擔“國有資產流失”的罪名。

整個過程泥沙俱下,異?;炻?,各種方案也相距甚遠,判若云泥,最終淪為一場冰火兩重天的紛紜戲劇:有的人彈冠相慶,有的人扼腕嘆息,許多創業者慘被清算出局,許多局外人坐收漁人之利——也因此喪失了借產權改革激發企業活力的初衷。這個結果南轅而北撤,令人徒呼奈何。

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時代的問題時代自會判定。難以想像,李經緯的晚年會多么地心灰意冷,抑郁難拔......

 


建議反饋 返回頂部